天語似雪正欲落(組詩)

成掌印


天語似雪正欲落

......不

當天語似雪

當微小的幸福,在平淡的述中長大

當詩歌的「嘴角習慣性向上揚15度」

當冬的歇後既顯山

又露水

你再落下

無悔的棋子

......不,你呀

莫忽視窗外綠水纏繞的青山

莫忽視東山頂上孤獨的月亮

莫忽視靜靜的雲水河

似歌謠,懸壺民間

終將先於你

落下

滴滴清亮

......不,我的你呀

你豈知遠方亦有雨

你又怎知「落葉滿長安」的流光

早已委婉地擊中塵煙

簌簌飄落

我的你呀,稍安毋躁

 

大雪臨近

今夜,大雪臨近

我把冬天關在門外,聲音流淌

彷彿你纖細的手指

在琴鍵上,抖落花蕾

一朵接一朵

落進跋涉者溫暖的篝火

就像詩人以酒為媒,引燃孤獨

 

然,遠不止這些

你看長河之上,黑與白

走來走去,從不問長問短

一如道旁虯枝

面對刀劍,從不矯情

一如笑迎深冬

盛裝亮相的雪,獨自對抗

又如釣雪的漁翁

飄窗而過

 

今夜,大雪臨近

我是你籃子裡含苞的秘密

請不要說話

不要提示烈焰的溫度

不要吐露宿醉的詞語的隱喻

你聽,雪

在沉默

 

 

今日大雪

今日大雪,卻無雪可掃

於是,我渴

渴望一杯濁酒下肚

驅散突襲而來的寒

 

然而,你不能

不能似黑色的煤,溫暖雪中跋涉的

我親親的兄弟姊妹

不能似一盞樸素的燈

為遲歸的春天領航

也不能似爐中火,親吻

錚錚漢子深陷的淚眼

更不能似一場無辜的雪,掩埋真相

這些

你都不能

 

那麼,你穿腸,再醇厚一些

醉倒罹難的礦工

再烈一些,十步,三步......

讓黑

肝腸寸斷

讓掃雪的人,不再憂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