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埃及行旅
徜徉在尼羅河五千年悠遠的時光中(上)

趙紅宇

古代西方哲學家聖奧古斯丁曾說過:「世界就像一本書,不去旅行的人唯讀到了其中的一部分。」雖然一個人在一生中不能走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但他可以做出一種富有魅力的選擇,讓每一次的出行都成為一次心靈的歷險、一次学问的探索、一次對歷史的追尋。埃及之旅對我來講,就是這樣一個概念。

去埃及之前,對這個國家的瞭解,除了有關埃及金子塔的模糊印象外,就是電影《尼羅河上的慘案》中巨大的神像和石柱,神秘的古代法老的圖騰,還有就是胖子波羅躺在尼羅河豪華遊輪的甲板上曬太陽,從容不迫地破案的全過程。埃及,這個以千年為單位來計量歷史的國度,如同隱身於迷霧中的神秘的金字塔,若隱若現,牢牢地吸引著我。我堅信,在埃及廣袤的土地上,隨手抓起一把塵土,隨風飄去的一定是歷史的回聲和記憶。

當北京的冬天來臨的時候,我終於帶著地圖,飛越亞洲和非洲,開始了我的埃及行旅:零距離觸摸埃及。埃航的飛機騰空而起,帶著我的夢想飛往傳說中四大文明古國中最久遠的時空......旅途中,我們用了8天的時間,乘坐五星級豪華遊輪,沿著尼羅河,從南到北遊覽了埃及全境的学问遺產和自然景觀。一路下來,一次又一次地被古埃及璀璨的歷史和学问所震撼,旅途中,每個人手中都多了一張狹長的埃及紙莎草地圖,用燦爛的金色和彩礦石色標註的地點和神像以及古老的象形文字,記錄了每一段在埃及土地上停留的點點滴滴和美好回憶。埃及歸來,旅途中的歲月已成為穿越時空的記憶,定格在我的腦海中,我把它們記錄下來,希翼能有更多的行者去閱讀埃及,用自己的腳步去詮釋曾經逝去歲月中的美麗。

開羅—金字塔的守望者

首都機場出發,經過將近16個小時追逐太陽的空中飛行後,我們的飛機終於飛越地中海的蔚藍和西奈半島,在茫茫黃沙的視野中,終於出現了一條藍色的玉帶橫貫其中,那肯定是尼羅河了!同行的團友們紛紛激動起來,因為,我們已經來到了北非的土地上。1個多小時之後,飛機開始漸漸降低,已經可以看到飛機下方的綠洲,那是整理出來的一塊塊方方正正的土地。有的依然是綠色,有的已經褐黃,讓我們再次確認在埃及這個龐大的帝國裡,尼羅河畔的農田的確供養了古埃及數千年的文明。早晨7:30,我們的飛機抵達非洲第一大城市──開羅。

開羅,尼羅河文明的搖籃,埃及古老文明和現代文明的大熔爐,過去和現在在這裡交匯碰撞,尼羅河水孕育著這片土地,生生不息。作為中東地區最大的城市,開羅是亞洲、非洲和歐洲的交通樞紐,在它的西部,坐落著埃及古城孟斐斯和世界七大奇蹟中唯一現存至今的金字塔。所以,毫無疑問,穿越開羅的旅行是一次穿越時空的經歷,這種感覺從我們踏進埃及土地的第一刻起就已經體會到了。

開羅一直是穆斯林世界最重要的藝術中心。眾多的博物館展示著它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学问遺存。金字塔附近的一座博物館裡收藏著神秘的太陽船,它於1954年在金字塔的南面被發現。在古埃及的傳說中,法老死後將要乘坐太陽船,駛向尼羅河的彼岸,走向重生......這就是開羅,悠久而光榮的歷史放射著迷人的光輝,使它成為文明的搖籃和学问的源泉,也成為亞洲,非洲以及歐洲的学问交融之地。

開羅被稱為「千塔之城」,因為信仰伊斯蘭教的埃及人在這裡修建了大量的清真寺。開羅分為老城區和新城區兩部分,新城區到處是現代化的高樓大廈,而老城區的感覺卻截然不同。穿過古老城牆的門,離開現代的開羅,你會發現老城獨特的風格:開羅的歷史充滿戲劇性,雖然基督教曾經在這裡留下印跡,但是城市生活的大部分還是受伊斯蘭教的影響,清真寺並不僅僅是做禮拜的地方。來訪者要真正認識開羅老城,最好的辦法是步行。一旦置身其中,便分明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感覺。在這裡仍保留著許多古代的技藝,這些技藝是舊城居民的主要職業。在開羅老城,中世紀的清真寺和尖塔在城牆上投下長長的影子,這樣的氛圍更適於平靜的追思。尚存的幾處蘇丹王宮,是躲避白天酷暑的好去處。光線照在御花園裡的噴泉和馬賽克上,彩色玻璃窗的斑斕色彩會使參觀者激動得透不過氣來。

如果說有一座城市一切都是袒露無遺的,那就是開羅。那嘈雜的聲音,那穿著長袍,纏著頭巾,在大街小巷聊天的阿拉伯男人,那小街上的氣味,那喧囂的市場,那水煙的清香,那人群,那車流,那漫長而炎熱的夜晚......開羅從來不掩飾甚麼,從來不假裝甚麼。它是一個深深植根於荒灘沙漠中的城市。它的歷史並沒有隱藏在塵封的博物館裡,而是就在你周圍,在市場裡,在一千多個清真寺和巨大的神廟裡,在偉大的尼羅河邊。

金字塔—時光在此留步

對金子塔的渴望是由來以久的。它似乎就是整個埃及的象徵。抵達開羅的第一天,不顧飛機上的勞累困頓,大家立即乘車奔赴吉薩高地,去看夢想中的埃及金字塔。

很難用語言描繪第一次見到金子塔的感覺,藍天白雲映襯下的金黃色的三座巨大的金字塔和一系列小金子塔色彩絢爛而不失凝重,顯得格外雄偉。它們靜靜地矗立在吉薩高地,湛藍的天空如此高遠,浩瀚的沙漠如此莽莽蒼蒼,金字塔顯得靜謐,肅穆。金字塔的造型實在是太簡單了,也太合理了,太優美了,簡單到了近乎完美的地步。所以它才那麼穩固,簡潔原本就是建築學最高尚的原理,而這最簡潔的三角的造型,偏偏就是人類最古老的建築,曾凝聚了人類最偉大的文明。貼近金字塔,撫摩那一塊塊平滑的巨石,彷彿接觸到了歷史的迴音壁,你可以感覺到金子塔那巨大的重量,以及這種重量帶給你的壓力,和歷史的厚重感,真有點喘不上來氣的感覺,心中充滿敬畏。斯芬克斯的巨大的獅身人面像默默地守候在金字塔前,幾千年的風雨過去了,依然執著無悔。他也許注視了太多的來來往往,歷史,和学问的變遷。

巨大的金字塔是如何建造的?它的造型隱藏著甚麼樣的秘密?它究竟是勞工建的,還是奴隸建的?或者是外星人建造的?它是通過甚麼樣的建築機械來實現的?它與尼羅河的潮起潮落有甚麼樣的關係?它與太陽的運轉週期又有甚麼樣的聯繫?這些撲朔迷離的問題是人們永遠都解不開的謎。正因為這些謎,吸引著全世界無數的人帶著對人類史前文明的探求蜂擁來到埃及。金字塔是埃及所有的奇蹟中,比人類歷史上的任何東西都更加吸引世界的想像。在吉薩高地的沙漠中,它們在強勁的旋風和蝕磨的流沙中淡然地生存了將近五千年。傳當地人講,在眾多的金字塔當中,最著名的就是位於吉薩高地的三座大金字塔和薩卡拉地區的階梯金字塔。古埃及人利用當地出產的一種巨大的石灰石為原料,把它切成一塊一塊來修建金字塔。於是,著名的三座金字塔出現了,他們是:「胡夫金字塔」、「哈夫拉金字塔」、和「孟卡拉金字塔」。每一座金字塔都沒用一點水泥,只是一個石頭接一個石頭壘起來的,而且石頭的間隙連刀片都插不進去,可謂建築之神妙。

我們就要離開金子塔了,站在斯芬克斯的巨像前,看著牽著駱駝的長袍埃及人在不停地徘徊,想像著金子塔就這麼目睹著不同人群的過往,目睹著各個朝代,各個種族的統治者殺過來,又打過去,卻依然能夠亙古不變地矗立在這裡,在茫茫無際的沙漠之上,在這風一般掠過的時間之上。越過斯芬克斯那神秘的目光遠眺金字塔,我想起了那句古老的諺語:「偉大的人懼怕時間,時間懼怕金字塔」......

開羅國家博物館

「如果你想真正瞭解一個國家的靈魂,那麼你一定要去這個國家博物館去看」,已經記不清這是哪一位哲人總結出來的真諦,總之,就像外國人到中國必須要去兵馬俑一樣,如果你到埃及去,是絕對不能錯過這個博物館的。

埃及博物館裡收藏的文物是世界上一流的。這裡的展品有44,000件,覆蓋了整個古埃及的歷史和5,000年的文明。藏品是按年代順序排列的,一層大廳裡,按順時針方向依次是古王國、中王國、新王國時期的展品,其中古王國的藝術品最精彩,吉薩金字塔三座法老的雕像均在其中。在二層,有一個很大的陳列室,這間陳列室的所有的展品足以令世界驚歎,這就是距今3,000多年前──年輕的法老圖坦卡蒙墓葬的陪葬品,埃及的國寶圖坦卡蒙的金面罩就在這裡展出。陳列廳中大約有1,700件陵墓的出土文物,最搶眼的就是四層金箔的神龕,重達110.4公斤的金棺,10公斤的法老金面具,看守法老陵墓的狗頭神、法老的戰車、寶座、以及兩尊代表法老靈魂的金漆木雕等,都是1922年出土的文物原件,當時法老圖坦卡蒙深山陵墓的發現,震驚並轟動了全世界,它們不僅僅是金碧輝煌、巧奪天工,絢爛奪目,相信如果你站在這些3,000千年前的陪葬品前時,你也許會更加驚歎於古埃及人的智慧。

圖坦卡蒙法老的金面罩非常引人注目。木乃伊頭上全部是純金裝飾,最不可思議的是金面罩的眼睛炯炯有神,好像有水分,和真人的眼睛一樣。導遊告訴我們,法老面罩的眼睛是紫水晶做的,眼白的地方是象牙做的,雕刻弧度銜接得非常準確,不少遊客最初看到以後嚇了一跳,好像是真的似的,就像年輕的圖坦卡蒙法老復活了一樣。放在法老胸前的首飾很多都是純金的,中間鑲了很多埃及產的藍色的寶石,工藝與中國的景泰藍異曲同工。美麗的項鏈、手鏈,還有手鐲一類的裝飾品工藝,就是在今天看來,都非常時尚,充滿了古樸的動感和色彩的魅力。

徜徉在開羅博物館,是一種享受,因為,你已經不經意地觸摸到了人類文明的源頭,你一定要記住,無論是圖坦卡蒙陳列廳,還是木乃伊陳列廳,或者是希臘、羅馬廳,所展出的東西遠遠不只這些。當你走在這些古老文物面前的時候,與其說你是去欣賞、去瞭解,不如說你是去感受,去感受偉大的尼羅河所孕育出的古埃及人在幾千年以前的所思所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