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紅顏知己

文:上海 董偉中

有個詞叫紅顏知己,很能反映出中國語言文字的神奇魅力。你說,這四個字到底滲透出怎樣的意象,包含著什麼樣的涵義?可能是異性間的友情傳遞,也可能是紅杏出牆的護身頭銜,更不能排除的是,兩顆激蕩的心在不斷的碰撞之後,完成了心靈的救贖,同時也享受了一場由量變到質變的情感盛宴。紅顏知己,這個詞幻化出的能量,把愛情、友情、迷情乃至性情都非常曖昧地勾搭到了一起,釋放出看似清晰卻極易讓人迷糊的情感密碼,任你如何稀釋,始終都彌漫著一股若有若無的荷爾蒙氣息。

南宋才女嚴蕊,在形容她與台州太守唐仲有的關係時,寫下了一首《如夢令》,仿佛道出了那份難以言表的紅顏情緣:「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不管他們兩人的關係最終如何發展,僅從這詩句中,就不難看出嚴蕊是個誠實的人,即便只是維持著純潔的友誼,也不得不為這層關係的性質發出黯然歎息。我相信,嚴蕊的表白是真誠的,既無粉飾的意圖,也沒點穿的底氣,心理活動也許足夠驚心動魄,但能夠拿出來說的也就僅限於此,那既不是梨花又不是杏花的花兒到底是什麼,各自去想像吧。

真正的紅顏知己,追求的不是身體需要,而是一種精神共鳴,她們更多時候選擇的是一種撤退,沒有進攻性,只有包容性,所以她們如一襲明月光,顯得溫婉而澄淨,讓男人在她們面前像一個提著燈籠的小孩,特別容易照亮自己靈魂裡最憂傷的資訊。陽光明媚的午後,華燈初放的夜晚,在一次次下午茶的時光裡,在一杯杯紅色美酒的作用下,坦誠的心靈得到釋放,所有的心事一覽無遺。隨後,各回各的家,各找各的媽。然而,無論是藝術作品中,還是現實生活裡,故事的情結並不完全是這樣發展的,紅顏知己最大的悲劇,就是讓心理的需求無限放大,試圖達到水乳交融,身心合一的境地。於是,要麼佔有的慾望變得強烈,原先香飄的紅茶,甘甜的美酒,被勾兌進了濃濃的陳醋,酸味四溢;要麼經不住原始的衝動,急於突破生理的防線,打破既有的格局,這樣一來,也就如同一個原來長相不錯的女人,非要去經歷一次失敗的臉部整形,結果是容顏褪色,還不如原貌,紅顏知己,也就成了掩人耳目的大旗,直至扛到一拍兩散,或者情感的轉型發展。

在我看來,能夠維持紅顏知己之間的關係,是一種境界,一種能力。更多的現實狀況是,本來還在羡慕某位朋友有著一位通情達理,善解人意的紅顏知己,沒過多久,卻傳來了雞飛狗跳,或者陷入為情所困而不能自拔的消息。於是,在看多了形形色色的八卦之後,我經常告誡周遭的朋友,如果你不是精神潔癖,缺乏把持的能力,最好別玩這種紅白相間,「東風情味」的遊戲。分不清精神慰藉與激情暗示的區別,等到別人誤以為心領神會並願意一起赴湯蹈火時,卻立馬表現出「我沒那意思」的驚恐,這不是坑人嗎?詩經中說:「士之耽兮,尤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不懂得其中的道理,就難怪連友誼都難以為繼。當然,如果你說所謂的紅顏知己,只是你進攻的策略,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這倒也直接,那我就乾脆祝你喜獲豔遇。

毋容諱言,紅顏知己的出現,或多或少是一種情感遷徙的表現,精神的棲息地,有了分散的轉移。這時候,特別對於作為妻子的女性來說,是小題大做,推波助瀾,還是鎮定自若,尋找原因,就成了莫大的考驗。她為什麼會成為他的紅顏知己?她為什麼讓他喜歡跟她在一起?這些都是女人思考與反省的動力。最好的方法是,學習、超越紅顏知己,同時建立一種除了愛人之外「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的超然感覺,讓自己修煉成出得廳堂入得心房的霹靂嬌娃,才會不至於因為紅顏知己而茶飯不思,憂心忡忡。這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但要相信,任何男人如果只是在外尋找精神寄託,而你最終能夠成為他傾倒情緒的集散地,就應該有自信將紅顏知己這個無孔不入的影子,化作可有可無的符號,讓男人覺得沒啥依戀的必要,一切終將化險為夷。當然,你必須警惕的是,如果紅顏知己只是他的一種藉口,那還是趕緊擂一通退堂鼓,班師回朝。

(编辑現供職於港美高梅手机版華貿國際物流有限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