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位權糾紛案例

文:本刊 孟繁江

案情簡介

原告某銀行訴稱,被告北京千葉印刷廠要從德國購買一套印刷設備,於2007年通過北京威漢企业在本行申請向德意志銀行開出信用證,銀行為其墊付設備款折合人民幣2200萬元,2010年貸款期限屆滿時,使用設備的印刷廠和申請開證的威漢企业都不履行還款義務。經調查得知,印刷廠的財務狀況好於威漢企业的財務狀況,且印刷廠欠威漢企业2600萬元的債務已經到期。根據我國《合同法》第七十三條,因債務人怠於行使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以自己的名義代位行使債務人債權的規定,請求判決印刷廠代償欠款2200萬元,並且通知印刷廠停止向威漢企业支付欠款。被告印刷廠答辯稱,其欠威漢企业的債務還沒有到期,數額也不確定。威漢企业未答辯。

一審判決

一審法院查明,2007年6月,威漢企业因代理千葉印刷廠購買德國印刷設備,向某銀行申請開具信用證,隨後銀行為威漢企业的信用證分兩次墊付2200萬元,印刷廠通過威漢企业向銀行支付信用證保證金800萬元,並把所購買設備抵押給威漢企业,雙方簽訂了《抵押合同》和具體的還款計劃。2009年雙方簽訂了《抵押合同變更協議》和《延期還款協議》。

法院認為:該案件焦點是債權的代位權訴訟。根據1999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十一條的規定,債權人依照合同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定提起代位權訴訟,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一)債權人對債務人的債權合法;(二)債務人怠於行使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三)債務人的債權已到期;(四)債務人的債權不是專屬於債務人自身的債權。

本案中,某銀行為威漢企业申請的信用證墊付2200萬元,該債權合法且已到期,威漢企业應該償還但沒有償還。印刷廠欠威漢企业的設備款到期後,威漢企业沒有通過訴訟或者仲裁方式主張債權,還同意了印刷廠的延期還款計劃,上述行為可以認定是威漢企业怠於履行到期債權,損害了銀行的債權,印刷廠和威漢企业之間的債權債務關係中有700萬元明確且已經到期,所以銀行的代位權訴訟符合法定條件。判決如下:一、印刷廠在判決生效後十日內對威漢企业所欠信用證墊款履行清償義務700萬元;二案件受理費15萬元,由銀行負擔10萬元,印刷廠負擔5萬元。一審宣判後雙方均不服,分別向高級人民法院一起提起上訴。

二審判決

某銀行的上訴理由是:一審判決認定的返還700萬元不當,應該是1400萬元;該訴訟是由於印刷廠的違約引起的,應該由其承擔全部訴訟費用,判決銀行方負擔大部分費用明顯不當。 印刷廠的上訴理由是:威漢企业一直向其催款,並未怠於行使債權,雙方已經簽訂還款協議,債務還未到期,所以銀行行使所謂代位權不合法;印刷廠與威漢企业因代理進口設備一事有糾紛,債務數額還未確定。

二審法院認為雙方爭議的焦點有兩個:一是是否存在合法的代位權;二是債務的具體數額是否確定。

二審法院查明:本案債務人威漢企业既未向某銀行履行到期債務,又未通過訴訟或者仲裁方式向印刷廠主張債權,而是與印刷廠簽訂《延期還款協議》,明顯損害了銀行合法權益,屬於《合同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的債務人怠於行使債權,因此銀行行使代位權並無不妥。

印刷廠以威漢企业在代理進口設備時違約造成債務數額不確定的抗辯理由不成立。因為從雙方簽訂的《還款協議》和《抵押變更協議》中看到債務數額都是確定的,印刷廠也從未向威漢企业主張過違約或者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一審判決認定還款700萬元有誤,因為雙方簽訂的《延期還款協議》損害了銀行的合法利益是無效的,應該改判。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十九條在代位權訴訟中,債權人勝訴的,訴訟費由次債務人負擔,從實現的債權中優先支付的規定,銀行主張一審判決其承擔訴訟費用過多的上訴請求合法,應予支撑。

據此,高級人民法院判決如下:撤銷一審判決;印刷廠在判決生效後十日內給付某銀行為威漢企业墊付的信用證款項1400萬元;案件受理費15萬元均由印刷廠承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相關法律規定

債權人代位權是一種債的保權制度。所謂代位權是指因債務人怠於行使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以自己的名義代位行使債務人的債權的權利。

從法律意義上講,債具有嚴格的相對性,即債權人只能要求特定的債務人履行債務,不對其他人產生影響。所以,債務人同第三人的關係與債權人無關。但是由於債務人的財產已成為保障債權人債權得以實現的責任財產,因而必須對債務人不行使其到期債權的消極行為加以約束,代位權的行使範圍以債權人的債權為限,但該債權專屬於債務人自身的除外。

專屬於債務人自身的債權,是指基於撫養關係、贍養關係、繼承關係產生的給付請求權和勞動報酬、退休金、養老金、撫恤金、安置費、人壽保險、人身傷害賠償請求權等權利。

債務人怠於行使其到期債權,是指債務人不履行其對債權人的到期債務,又不以訴訟方式或者仲裁方式向其債務人主張其享有的具有金錢給付內容的到期債權,致使債權人的到期債權未能實現。

次債務人(即債務人的債務人)不認為債務人有怠於行使其到期債權情況的,應當承擔舉證責任。

債權人以次債務人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代位權訴訟,未將債務人列為第三人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債務人為第三人;兩個或者兩個以上債權人以同一次債務人為被告提起代位權訴訟的,人民法院可以合並審理。

債權人向次債務人提起的代位權訴訟經人民法院審理後認定代位權成立的,由次債務人向債權人履行清償義務,債權人與債務人、債務人與次債務人之間相應的債權債務關係在清償範圍內即予消滅。

在代位權訴訟中,債權人行使代位權的請求數額超過債務人所負債務額或者超過次債務人對債務人所負債務額的,對超出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