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姑娘叫雪鳳

文:上海 董偉中


1. 鄧雪鳳在舞臺上表演民族舞蹈
2. 鄧雪鳳最終得到全票通過,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3. 周立波在現場被父女倆的故事感動而流淚

伴隨著悠揚的樂曲,一位美麗的姑娘在臺上翩翩起舞。她時而飄逸地甩袖,時而輕盈地漫步,一段《驚鴻舞》,跳得算不上專業,甚至還有點生硬,但姑娘那雙迷人的眼睛,以及臉上綻放出來的燦爛笑容,足以彌補舞姿的缺陷,看了依然令人賞心悅目。然而,當音樂停止,舞蹈結束之後,作為夢想大使的周立波,與舞者接下來的一番對話,頃刻使現場的氣氛變得凝重。誰也沒想到,這位在跳舞時還徜徉著幸福表情的可愛姑娘,卻有著與常人不一樣的經歷,之所以來參加《中國夢想秀》節目,是為了圓她一個特殊的夢。

在一個風雪交加的冰冷日子裡,一位出生當天就被親生父母遺棄的女嬰,遇到了一位姓鄧的好心農民,將她抱回家中,收作養女,取名雪鳳——雪地中的鳳凰。從那天起,他倆便成了父女,在重慶忠縣的山村,艱難度日,相依為命。這位父親,以務農為主,只是在農閒的時候打點工,靠著極其微薄的收入,拉扯著女兒,並且還要撫養一位智障的弟弟。據雪鳳介紹,父親視她為掌上明珠,總想著不讓她吃苦,甚至擔心她會受到委屈,固執地抱著對後媽的偏見,至今未娶。23年過去了,雪鳳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美麗大方,並靠著自己的勤奮和聰明,成為了湖南師範大學醫學院一名大四的優等生;而60歲的父親,卻由於長期患有慢性支氣管疾病缺乏治療,導致雙肺水腫,生命危在旦夕。雪鳳直到去年12月份才知道父親病情的嚴重性,因為在此之前,父親從沒去過醫院,為了培養女兒,他捨不得花錢就醫。為此,雪鳳痛心疾首,愧疚不已,毅然做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決定,她向學校遞交了退學申請書,打算回家照顧父親。她對老師說,如果父親就這麼走了,她將沒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她要「看著父親呼吸,幫他洗腳、擦臉」。其實,雪鳳是位獨立而又好強的姑娘,大學期間的學費,基本是靠助學金和假期做家教獲取的,所以,她的能力已經證明,不久的將來,她一定能夠改變家庭的現狀,讓父親過上好點的生活。然而現在,父親的健康讓她擔憂,她害怕這個世界上最親的親人,等不到自己成為一名臨床醫生的那一天就離她而去,這會讓她失去報答的機會,並因此抱憾終身。實在不得已,雪鳳走上了浙江衛視《中國夢想秀》的舞臺,向所有好心人說出了自己的夢想:幫助她父親做一次體檢,並希翼能夠治好他的病。

我是經朋友推薦,從網上找來視頻觀看這檔節目的。不幸被朋友言中的是,在收看過程中,我自始至終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與場上所有的觀眾、嘉賓,以及主持人一樣,忍不住熱淚盈眶。

舞臺上的問答話題,引出的是一件件催人淚下的事情;雪鳳剛毅的表情,堅定的語氣,又只會讓你相信,這個姑娘僅在為父親尋求幫助,而不想博取一絲的憐憫。她說,父親就是她的天,她的依靠;她還說,感謝親生父母將她拋棄,使她擁有了現在這個溫暖的家;她不斷說著「對不起」,是因為她感到自己沒能遵照那位不想拖累家庭,病重時自我了斷生命的爺爺在臨終前的囑託,照顧好自己的父親。一段對話之後,雪鳳的父親被請上了舞臺,還沒說話,就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封信,那是去年病重時,他寫給雪鳳的。信的通篇內容表達的就是一層意思,把雪鳳抱回了家,但卻沒能給她帶來幸福,希翼她在可能的情況下,回到自己親生父母的身邊,也好有個照應。信的最後也是那句話:「對不起」。聽著父女兩人,包括雪鳳的老師那些看似平和,實際卻讓人非常動容的現場述說,看到站在一旁渾然不知一切的雪鳳她叔叔那張呆滯的臉,以及VCR裡那間家徒四壁的破屋,等等,一種由聽覺和視覺同時產生的強大衝擊力,必然地觸動著每一位心存善意之人的心靈,由此營造出來的現場氣氛,無不讓人感慨萬千,心緒難平。這就宛如一部優秀的情感電視劇,看似平鋪直敘,不經意中,劇情卻在跌宕起伏中發展,時不時地高潮迭起,一而再,再而三挑戰著觀眾的心理承受能力,並直接刺激著人的淚腺神經。這不,連慣於插科打諢的周立波,此刻也變得不再那麼伶牙俐齒,而且幾度哽咽,說不出話來。在多次近乎冷場的瞬間,只見觀眾抽泣的表情,場內一片寂靜,唯有無伴奏小提琴低沉而又悲愴的獨奏旋律,回蕩在整個演播大廳。

毫無疑問,300名夢想觀察團成員,全票通過幫助雪鳳圓夢,她的父親很快能夠得到治療;同時,明星洪劍濤、夢想大使周立波,以及企業的代表,還以個人和企業的名義,捐助雪鳳,要讓她完成碩士研究生學業,因為她已經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得到學校保送讀研的資格。 行文至此,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我寫這篇東西,到底想要表達什麼?是想講述一個真實的故事,還是介紹一檔電視欄目?好像都是,好像又都不是。按照我慣常的風格,當把一件事情簡單描述之後,接下來應該是一段議論。關於親情、關於人性、關於貧困、關於電視;關於父母的奉獻和犧牲精神,關於兒女的體貼和自強不息,無論從哪個角度,都有很多話題可議,很多感慨可發。然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我卻感到靈感枯竭,語言貧乏,腦海裡只有一首歌曲的聲音在迴響:「多麼熟悉的聲音,陪我多少年風和雨,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假如你不曾養育我,給我溫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護我,我的命運將會是什麼……」,思維的空間,已經全部被這首《酒幹倘賣無》的歌詞和旋律所佔據,在此情形之下,我除了還能將一檔電視節目的內容直觀地描述一下之外,似乎什麼也說不出來。看到這裡,如果你也認為我這篇短文的風格與以往有所不同,可能存在立意不清、觀點不明等不足的話,那麼,請允許我借雪鳳和她父親的口吻,也對你真誠地說一聲:對不起。

(编辑現供職於港美高梅手机版華貿國際物流有限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