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的距離

文:北京 劉曉霞

2013年,已接近尾聲,這一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作為我象牙塔和成人世界的分割線,顯得那麼特殊而富有深意。

生活有時候特別愛和人開玩笑,就像我從沒計劃來北京生活,而我已在這裡工作了4個多月。當我趁著畢業季,頻繁往帝都跑,怕以後遠走高飛,錯過這便利條件時,真心不知道原來生活這麼有幽默感。

八月底來時的心情已不大記得,只是心裡有個聲音默默地告訴我:要獨立生活了,真正的成長從此刻開始。入職前的那個傍晚,我和朋友們去了趟後海,那時,夏季的炎熱已褪去不少,我們在酒吧外的欄杆上坐著,心情很自在,漫不經心地看著穿行而過的紅男綠女,各種音樂混雜著飄入耳朵,有個聲音仿佛能唱進人的心裡,格外動人。「咱進去吧」,我忍不住說。於是那天的後海只讓我記住了一首名叫《董小姐》的曲子還有那位彈吉他的駐唱。以後每當聽到這首歌,都能想起大學畢業時的心情。

初入社會,由此引發的一連串變化和影響,我仍在接收和消化中,這一年,確實經歷了很多,如果有個鏡頭跟拍,多數是我一個人匆匆行走在路上的畫面。我想,多年之後,我一定會感謝這個青澀生疏的自己現在所勇敢邁出的每一步和我成長道路上關愛過我的每一個人,真的感謝上天讓我如此幸運遇到你們。

偶爾走在街道上,也會望著旁邊矗立的建築,思緒萬千,有時會感慨這座城很大,大到摸不著邊際,反觀自己又覺得特別渺小,小得沒有存在感。而之前,我對北京的理解和記憶僅停留在吃喝玩樂的層面。現在零距離接觸,很多深層的東西漸漸清晰,文明與歷史在這裡積澱,經濟發展和由此帶來的諸如環境污染、交通擁堵、房價高昂等問題在此交匯,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聖誕節的那天,我像往常一樣,老老實實地上班下班,下了電梯,一樓銀光閃閃的聖誕樹和小木屋烘托著節日氣氛,我想像著聖誕老人駕著長長的雪橇,劃過夜空,將每個人的長筒襪都塞滿了禮物。在這樣的時刻,突然很想有個人能狠狠擁抱,能有個人讓我給送他雙襪子——很卡通的厚厚棉襪,象徵著聖誕的美好祝願。那一刻,我不由地裹緊了圍巾,倒吸了一口氣,加快腳步走出了大廳。回去的路上在超市買了一大堆吃的,像要過冬的小動物一樣,有儲藏食物的本能。看著被我填滿的冰箱,突然有種暖暖的安慰。2013年的最後一個節日就這樣度過了,時間走得很快,轉眼就是新的一年。

網路上流傳著這樣一個版本,從13跨到14就是一生一世,這是從2013跨到2014的距離,也是人們對新年、愛情以及幸福生活的美好希冀,現實是怎樣的又有什麼關係呢?活著,本來就很好,心懷希翼,忍受生活賦予我們的苦辣酸甜、忍受生活賦予我們的責任,看淡那些不完美,少些欲望,少些抱怨,也許我們就能沿著幸福大道一路狂奔下去了。 (编辑現供職於港美高梅手机版酒店有限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