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年」
文:北京 趙向成 圖:王斌


說起過年,我還是喜歡童年時在家鄉過年。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個農村,在那個生活並不富裕的時期,一年中最期盼的就是過年了。一本厚厚的日曆撕完了,年就到了。過年對於小小年紀的我來說就是有好吃的,有好玩的,有新衣服穿……

到了農曆臘月,好日子就算來了。不是有那麼一句歌謠嘛,「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記憶中,只要到了臘月,各家各戶就要為「年」做準備了。農村的過年是有很多講究的,就拿年糕來說吧,家家戶戶都要製作年糕。年糕是用黃米麵做的,這可是我每年過年時才能吃到的美食啊。要想做出美味的年糕,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兒。首先要把黍子用水泡一下,經過簡單發酵之後,用碾子碾壓再經細面羅篩出麵粉。那時我們村可就一台碾子,也是需要提前排隊的呢。光是用碾子製作麵粉這個環節就要用上半天的時間,當然有時遇到在等待排隊的村民,也會熱情的前來幫忙,村民就是在這樣拉家常中互幫互助。這個環節,我的工作就是負責跟在毛驢屁股後面一圈圈圍著磨盤轉。

麵粉做好了,接下來就可以準備製作年糕了,我們俗稱「撒年糕」。將事先煮好豆子撒在蒸鍋布上,然後將加工好的黃米粉要兌一些水,水要一點一點的加,不能結疙瘩,不能出顆粒狀,水不能過多,麵粉攥在手中不能成團;待蒸鍋熱氣上來時就可以一層一層的往上撒兌好的麵粉了;每撒一層要等蒸汽上來再撒第二層;有沒有感覺「撒年糕」這個詞特別生動形象啊。這個環節我負責拾柴燒火,看著旺旺的火苗和滾滾的熱氣,我還是很有成就感的。最重要的是我這個工種可以時時掌握年糕的製作過程,這樣就能保證年糕出鍋時第一個嘗到。

「撒年糕」只是其中一樣美食的製作過程,整個臘月還要製作豆腐、皮凍、蒸饅頭、炸麻花、做肉腸……因為我們那的習俗在初一到初五是不能使用菜刀的,所以各種美食都會提前做足,北方冬天的室外就是天然的冰箱,所以不用擔心食物會壞掉。每一個在農村長大的孩子在整個臘月就是一個十足的小吃貨吧。

當然除了吃,整個臘月也還有許多其它的規定動作,像掃房、清掃院落、趕集、貼春聯……這些個詞看著好像很簡單,其實每一項都夠你忙活一陣子的。就拿貼春聯說吧,貼春聯要事先做漿糊,一處處貼,從院子大門、二門,到正房、廂房,再到裡屋、外屋,甚至馬圈、豬圈、糧倉、馬車……這些都要貼,貼完春聯還要貼「掛錢兒」,一派喜氣。

對農民來說,過年意味著正式的告別過去,過年意味著對家人辛勤付出的犒勞,過年意味著豐收的喜悅,過年意味著團圓幸福,過年意味著對新一年的憧憬,過年意味著來年的風調雨順,過年意味著……

現在時常和父親聊起家鄉的變化,村裡舊時過年的習俗、氣氛、方式也都隨著時間的推移在變化著,過年也被賦予了新的意義和內涵。

童年的記憶中,那些年的「年」沒有七天假期的概念,過年承載著太多的歡樂、情感、祝福、期盼、幸福、憧憬、希翼……

真想再回去過一個那些年的「年」!

( 编辑現供職于國旅集團)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hkcts.com
歡迎關注《美高梅手机版》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美高梅手机版》月刊微信公眾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