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心語


叢林城市裡的理性溫情   文:集團辦公廳 周云飛

在香港,希翼通過我的觀察,為大家消除一些誤解。

都是炎黃子孫,何必因為幾個小人就讓感情撕裂。不管報紙上和新聞中,有多少角色在上演悲喜劇,普通人的生活其實都差不多。你以為香港滿世界都是憤青憤中憤怒老年人?如果你沒在這裡真的生活和觀察過,或者只是讀一些片面新聞,這麼想也不足為奇。那些人確實是有,但七百萬人口的城市,某些活動遊行只有千餘人參加,某些組織的地鐵口宣講、傳單、募款,也幾乎無人駐足理會。那麼是不是可以用事實說明,某些不愉快事件其實只是少數人的癲狂與媒體的放大。

一位香港朋友告訴我,香港人其實並不熱衷政治,他們很清楚是有那麼一小撥人為了短期個人利益被推到台前表演,也對這些無感。他們關心的是公平,是發展,是家裡的油鹽醬醋鍋裡的飯,是下班休息之後有沒有愛好可以把自己點燃。如果說我們生活成長的地方有一道維持社會穩定的牆,那麼在沒有保護的自由之地,卻好像更容易成為別有用心之人誤導民眾的課堂。他也這麼懷疑過,但沒法求證,所以問我。掏出手機,點開脸书之類的軟件,他給我看了一條視頻:視頻右下角打著某黨派的Logo,大概內容是幾位記者從香港出去實地去考察「莫名其妙」的高鐵工程。

從香港出發到廣州南站,幾位記者測試了買票和行程的時間,拍攝了廣州南站附近「綠油油」的景象,並將搭乘高鐵轉車到廣州市內的時間,與直通車直接到廣州的時間,以及兩種行程所需的花費做了對比。最終做了一個疑問式的收尾:高鐵這麼貴,到的廣州南站卻離市區這麼偏遠,花了人民稅收這麼多錢,有什麼意義呢?

這是一個很聰明也很低級的手法。所有調研的內容都是真的,包括計時與票價還有對比,最後還留了疑問讓觀看者「自主思考」。但是,有些該說的視頻裡卻沒說,錯位的比較自然而然地讓不明就裡的人覺得:是啊,沒意義啊!勞民傷財!

視頻不會告訴你,連通看似偏遠的廣州南站,根本就不是為了讓你去廣州,而是從那裡接入內地高鐵網絡去向祖國的大江南北,享受和其他地區人民一樣的發展福利。當去過廣州東站坐直通車、也體驗過廣州南站高鐵的我現身說法,他就明白了。

謠言易傳不易久,傳時傷在心裡頭。

說到感性,是因為偶然受邀,走入香港人的家。12個人中有5個是內地人。大家一起去街市買回肉和菜,放入來自貴州的酸湯底料,嘴饞的等著一樣樣食材下鍋,然後分享。

氤氳著沸騰香氣的小屋子裡,交錯著粵語和普通話,拋開那些敏感話題不談,這一刻更發現:哪有那麼多誤解,而且大家喜歡的東西都差不多,聊得很融洽啊。

是的,都活在這個時代,不論富貴貧窮至少冷暖吃飯不愁,年輕人之間所談的無外乎是那幾個話題:都是那麼幾位明星、都有一些歌曲讓你我動情、都看過起點中文網的小說、也都有家長里短和生活。

末了,聚會主角許願:希翼今年大家一切順利,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朋友和家人都能一起共度難關,在一路奔跑中要記得歇腳也不忘初心,得償心中所願。這幅場景與成都三亞或是上海北京的小夥伴們,又有什麼差別?

時代是大的,而我們是幸運的。作為生長於和平年代的普通人,不論內地還是香港,大家所煩惱的、所期盼的、所擁抱的,其實都是些類似的瑣碎以及詩和遠方。

更何況,有著相同学问傳承和認知的我們,根是一樣的。


詩意的生活藏在愛裡   文:珠海海泉灣 郭維

年底了,各種工作、活兒紮堆趕集似齊聚,生活瑣事排山倒海撲來,特別是春節前這一陣子,忙碌又勞累的節奏、層層疊加的壓力、堆積的各樣莫名情緒,讓人感覺走在一條漫長而曲折的路上,有點窒息,有些緩不過來勁兒。所幸媽媽帶著女兒來珠海了。

今年冬季,老家氣候冰冷程度遠勝往年。老媽和三姨兩位老人雖年紀加起來一百餘歲,但帶著五歲小外甥女哲哲和兩歲女兒纖寶兩個小孩子不辭辛苦,從老家來珠海過冬了。這讓我很開心,天天感受家的溫暖。每天早晨短暫離別與夜間長久團聚時分便成為我生命中彌足珍貴的趣味時光。

早晨出發去企业前,摸著女兒小腦袋瓜,柔聲告訴孩子要上班去了,女兒會說「去、去、去」,或者是「園、園、園」。聽到她小嘴巴連連說出的單體語,用小手揮舞告別。每每見此景,我忍俊不禁,噗嗤一笑,都要彎腰親親她紅撲撲小臉蛋兒,再轉身離開。由於家裡成員南北地域及其方言特色、各式濃烈方言味普通話夾雜緣故,兩歲女兒語言表達仍靠「單字語」,偶爾會嘰裡呱啦冒出一堆外星語。在我上班期間,老媽和三姨會帶著小孩子們去附近幼稚園玩耍。天性使然,倆娃都對幼稚園遊樂設施情有獨鍾,每每樂不思蜀。老媽和三姨無奈,次次用「媽媽送纖寶上幼稚園,以後媽媽上班,纖寶上幼稚園」哄騙小傢伙回家。於是乎,但凡聽到我說要上班,她即刻就會說「園!園!園!」

下班回家,倆娃一看見我,就飛跑過來團團圍住我,讓我分發零食。有時候加班歸家時間比較晚,小孩子們都不肯睡覺。不論天氣晴雨,倆小傢伙都會站在陽臺上翹首期盼等待,或跑到公交車站台迎候我回家。有幾回,夜裡冷風襲襲,那麼小的孩子和年過半百的老人就站在公交月臺上,那一小一老一矮一高的萌傻身影,看得我眼眶頓時濕潤,心頭一暖,下了車马上跑向她們……

休息日,我會領著老老小小到灣裡、斗門周邊及市區遊玩。元旦小長假裡,我們到海泉灣開啟了親子歡樂度假時光。30號上午11點多,抵達神秘島樂園前坪廣場。一見到可愛吉祥物,兩個小不點一前一後揮舞著小胳膊、撒開小腿,歡快跑向吉祥物。在吉祥物大公雞旁邊,哲哲和纖寶可愛模仿公雞「咯咯咯」打鳴樣逗樂了大夥……在神秘島園區,入園遊玩的大人小孩特別多,親子項目附近排著長長的等候隊伍。絲毫沒受排長隊的影響,倆小傢伙樂此不疲纏著我們大人一趟又一趟排隊乘坐旋轉木馬、小飛機、青蛙跳等親子遊樂設施。

不同於小孩子們玩樂天性,我媽和三姨超級鍾情於神秘島各時段的特色演出。平日素愛K歌的三姨與景區著名歌手趙雪合唱了一首歌。這讓三姨後來一連數日都無法忘懷,每每提及都說「這位歌手唱功了不起,與KTV唱歌感覺完全不一樣,與眾不同,聲音非常好聽」,稍微有點兒遺憾是大夥著急出門,竟忘記帶手機,無法拍下合唱這段視頻。她們非常喜歡觀看神秘島魔幻劇《時空穿越》、中國雜技專場表演、洲風情表演等節目,以至於第二天邊觀看《浪漫珠海》邊說出演員出演了神秘島哪些節目!兩年前觀看過《大海的記憶》的老媽,在回家路上不停地「嘮叨」,誇讚節目增加的珠海城市場景和結尾精彩歌舞節目。元旦節當天,我們又去了海洋溫泉中心泡湯。小外甥女一入溫泉兒童池,身上套著游泳圈,來回轉圈,一會兒往前一會兒向後撲騰玩著水,玩得非常「嗨」……看著老媽和三姨喜笑顏開,倆娃樂此不疲跟著大人從一個地方遊玩到另一個地方的歡喜雀躍樣子,受這股快樂感染,不知不覺忘記了苦累、委屈、沮喪、憤怒、絕望……

日復一日,地球不停公轉與自轉;年復一年,我們的生活也在繼續著。或許,生活不可能像想像的那麼美好,但絕不會像想象的那麼糟糕。縱然人生實苦,命運也扔給我們萬千無奈,但是,總有一個人、一瞬間、一泓暖,宛如明晃晃的陽光,穿透生活蒼涼的底,給予你我繼續向前的巨大動力。而我的原動力就是我的家人!我的詩意生活,不在遠方,只藏在與家人一起相親相愛的日子裡。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hkcts.com
歡迎關注《美高梅手机版》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美高梅手机版》月刊微信公眾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