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應該生活在一個怎樣的 時代
文:焦作 都志偉


今天看到一友在朋友圈發了一組數據:30000÷365=82.2,也就是說花花世界裡絕大多數的人都活不過3萬天。照此算來,我的生命週期也快過半,離死也真的不遠了。之所以說的這樣直白,實在是平時幾乎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今天猛然想起這些,心中還真有些緊張。細細想來,生命過半,卻覺毫無建樹,平淡如水。芸芸眾生,如我者眾矣。不自覺的就開始反省,白駒過隙,些許凡塵俗世,又有多少值得憂慮的呢?理當放下「我執」,快意人生,活得精彩一些。

中國古代把立德、立功、立言稱之為「三不朽」,認為能做到這些的人就可以青史留名,永載典冊了。事實上從春秋時期提出這個論斷以來,我們偉大的中華民族也已經輪回幾十億人了,但做到不朽的估計不會過千,於是,絕大多數人的檔案裡,政治面貌一欄都是兩個字:群眾。

是的,人民群眾的平淡生活其實還是充滿了趣味的,才是「真正」的生活,因為屬於絕對多數。人民群眾都在社會的大熔爐裡修煉,在大熔爐裡生,在大熔爐裡活。

我們這種動物從有文明開始,已經磨煉、輪回了大約三千年。這三千年裡,有好的時候,有壞的光景。可是除了想死可以自己掌握,什麼時候來到這個世界並不歸當事人說了算,於是只好碰運氣。趕上盛世,可以有個「春風得意馬蹄疾」的外部環境;逢上亂世,只能顛沛流離感歎「命途多舛」了。

不知道電視媒體或者文學創作什麼時候開始流行的「穿越」劇情,我都沒有看過。但卻常會在腦子裡幻想假如穿越到過去,我會希翼留在哪個朝代或者時代?

實際上雖有幾千年,但可供選擇的選項卻並不是很多。從先秦到清代,以大一統為參考指標,大概不超過十個。十個裡面,短的如秦、隋時間甚短不予考慮,元、清為少數民族所建亦不考慮(無任何民族歧視),剩下的已然不多了。且本人對從明代天朝開始實行的閉關鎖國政策十分不滿,所以元明清是不想去的。

實際上孔聖人生前和我一樣,也曾經多次思考過這個問題。孔老先生最想穿越回的是原始社會,是堯舜時代,是謂之「大同」的時代。他老人家不光想自己穿越,還想帶著大家一起穿越回去才好。但他也知道再也回不去了,於是退而求其次,窮其一生都在奔走呼號,希翼恢復周朝的禮制,回到周公時期的社會氛圍。君像個君,臣像個臣,爹像個爹,兒子像個兒子。大家在扮演好各自的角色的同時還要用「仁」來愛對方,讓整個世界都充滿愛,這樣社會就和諧了。可惜當時大家都在相互搶地盤打打殺殺,沒人聽他的。


我和夫子一樣,對那個謂之「大同」的世界充滿了浪漫的嚮往,每念及此都想起來中學時語文課本裡的那段話: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這是多麼美好的一個時代啊。然而也就是想想罷了,就像牛頓第一定律一樣,知道它是對的,卻永遠無法做到。於是,老先生在臨終前悶悶不樂的說:我已經很久沒有夢到過周公了,鬱鬱而終。

存世四百年的大漢王朝也曾一度被我十分熱衷。但也僅限於熱衷研究他的歷史和時代人物罷了,如果穿越並不想去。因為我總認為劉邦和朱元璋受出身所限,学问層次太低,這種人得了天下也無法把它治理得井井有條,更不用談精緻了。劉邦好歹基層公務員出身,身上的優點也不少,治下的王朝基本可以,為後世子孫開了好頭。但朱重八就不行了,一個要飯的出身,毫無修養可言,所以才帶出了一個曆276年卻有121年皇帝都不上朝的奇葩子孫,一多半的時間都是政治黑暗,閹黨橫行,民不聊生。穿回這種時代實在是不好。在這點上清代的皇帝還是對得起「皇帝」這個職業的,自康雍乾以下都受過良好的教育,知道怎麼治國理政。

我最喜歡的朝代是宋,特別是北宋,我一直認為那是一個可愛的時代。雖然版圖很小,四周還都是強敵,動輒受人欺負。但那個時候的社會風氣同之後的五百年相比,簡直就是一股清流。中央政府的開明使得外國來華人士不可勝數,就連官員是老外的都不在少數(儘管唐代也有),連皇帝都說掙老外的錢簡直太爽了。君臣關係也不錯,趙匡胤不搞鳥盡弓藏、兔死狗烹那一套,不是非得見血,一頓酒就把事辦了。這本身就是一種進步和文明。社會也挺和諧,看清明上河圖就可見一斑。商人也不被歧視,文藝青年也可以恣意的揮毫潑墨,詩情畫意。唐宋八大家裡一多半都出在宋代。因為經濟發達,所以宋代不喜動刀兵,甚至還萌發了中國資本主義的萌芽。陳寅恪先生說「華夏民族学问,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于趙宋之世」,此言不虛。

其實說來說去,時光不會倒流,過去的日子一去不復返。穿越這個偽命題也是不可能發生的。中國自秦始皇開創了中央集權的專制統治之後,和諧的社會就開始走向沒落了。百家爭鳴被罷黜,君臣之間的促膝談心也沒有了,再也不會出現「顧左右而言他」的讓君王尷尬無比的場面了。取而代之的是森嚴的等級制度和神聖不可侵犯的皇權。人格和尊嚴在等級面前都不值得一提。這樣的社會又有什麼好值得穿越的呢?

還是如今百姓當家作主的時代最好……

算算自己的3萬天,真的很快。應該怎麼過呢?一想到死亡,似乎所有的人都能在瞬間打開自己的格局。所以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曹操在臨死的時候沒有說一句帶光環的話,而是在安排財產怎麼分,老婆兒子怎麼過日子。我覺得這比說什麼都更顯得真實、可愛、有血有肉。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而大多數人都最多只能修行3萬天。活在當下,珍惜值得珍惜的人和事,開開心心的活下去,直到走向生命的終點,可能才是每個生命體都應該努力去做到的。

( 编辑現供職于焦作美高梅手机版銀行)

欢迎赐稿,来信请至ctsmagaz@hkcts.com
歡迎關注《美高梅手机版》月刊微信公眾號
歡迎關注《美高梅手机版》月刊微信公眾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